51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51彩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11 02:17:0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米歇尔:显然,我们必须对此多做些功课。但我知道,这几乎是对中国的普遍批评,这是世界真正需要更多答案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米歇尔:大使先生,根据联合国数据,那里有超过200万人被关在拘禁营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崔大使:我们应该从过去历史中汲取的教训是,冷战不符合任何一方的真正利益。今天我们身处21世纪,为什么要让历史重演?面对如此多的新的全球性挑战,我们为什么要让上世纪发生的事情重演?“新冷战”不符合任何人的利益,无法为我们提供解决问题的任何方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崔大使:非常感谢您鼓舞人心的评论,我与您怀有完全同样的希望。如果我们看一下本世纪初以来的三大国际危机,即“9·11”恐怖袭击、国际金融危机以及现在的疫情,很显然,我们今天面临的全球挑战是真正全球性的,需要全球合作加以应对,特别是需要我们两个伟大国家之间的合作。否则,我们谁也无法真正解决这些问题、克服这些困难,真正使我们的未来变得更加美好。中美在许多国际和地区问题上保持着合作,从朝鲜半岛核问题到伊朗核问题,从阿富汗到中东。解决所有这些问题需要我们两国开展双边以及多边合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崔大使:南海形势有很长的历史轨迹。实际上,上世纪70或60年代前,这个地区不存在领土争议。但从上世纪60或70年代开始,一些国家提出主权声索。南海诸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,中方对此有充分的历史和法理依据。尽管如此,我们仍愿与其他相关国家通过协商寻求和平解决争端的办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崔大使:不应该进行所谓“民主”和“反民主”的区分。实际上,所有这些执法行动都是依法进行的。任何人违反了法律都应该受到惩罚,事情就是这样。不管有什么样的政治观点,谁都不应该违反法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米歇尔:这是所有人的共同愿望。非常感谢。【环球网综合报道】2020年8月10日,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主持例行记者会,部分内容如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崔大使:美国是否会重返《巴黎协定》,这是美国自己应该做出的决定。但是很显然,气候变化是能说明我们生活在一个非常不同的世界中的好例子。我们生活在一个全球化的世界中,无论你喜欢与否,这就是现实。我们必须共同努力,应对所有这些全球性挑战。没有任何国家能够独自应对所有这些事情,我们必须合作。对于中美而言,因为我们是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体,因为我们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,我们确实共同承担着特殊责任,不仅是对我们两国的人民,而且是对国际社会,我们应该在推动应对所有这些挑战的国际合作中发挥带头作用。我们当然愿意做这样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崔大使:恕我直言,我经常在这个国家听到所谓这是一个“普遍性”的事情的说法。但是,当他们说“普遍性”的时候,主要指的只是美国和少数几个欧洲国家。如果要谈论任何普遍性的东西,就必须考虑中国这样一个国家就占全球人口的20%。 如果再算上印度、非洲和拉丁美洲等国家,那么(这里常说的)所谓“普遍性”通常并不包括全球大多数人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米歇尔:但是,在我们理解的“一国两制”下,如果香港没有独立地位,如果北京不愿意,香港政府可以继续举行选举吗?